小米暫時“逃過”禁令,華為、TikTok還要熬多久?
2021-03-17 16:53 小米 華為 TIkTok

2小米暫時“逃過”禁令,華為、TikTok還要熬多久?

作者|向陽   編輯|子夜

來源|連線Insight(ID:lxinsight)

小米起訴美國政府,有了初步的結果。

據彭博社報道,美國當地時間3月12日,華盛頓一名聯邦法官做出判令,禁止美國國防部將小米列為“中共軍工企業”名單的政策生效或實施。

此前美國國防部提交的一份法律文件顯示,美國之所以將小米集團列入名單,部分原因來自其CEO雷軍在2019年曾受到中國政府的表彰。

該法官提到,美國國防部將小米列入名單,“具有任意性且反復無常”,剝奪了小米的正當法律權利。隨著訴訟展開,小米很有可能贏得全面撤銷禁令。

之后小米官方發布聲明,表示法院解除禁令,解除了美國投資者購買及持有小米股票的限制,取消了強制售出小米股票的要求。

圖源小米官微

幾年前,中國企業昂首闊步走向全球,還是最受追捧的故事,但在地緣政治的博弈之下,這些曾處于高光時刻的企業,卻遭遇危機和困頓。

先是華為,然后是Tik Tok。在美國禁令來臨之前,華為是全球手機市場、全球通信市場的頭部玩家,市場地位穩固。Tik Tok則是中國互聯網出海的最佳代表,從來沒有一款中國軟件,可以在全球范圍內如此風靡,甚至超過YouTube的下載量。

兩者目前的遭遇卻截然不同。華為的損失慘重,市場份額排名不斷下滑,被迫出售榮耀業務。TikTok折戟美國后,截止2021年2月,坐霸全球娛樂應用收入榜冠軍。

不過,2021年來臨,華為和Tik Tok依然面臨來自美國政府的壓力,它們也為此發起多輪訴訟戰,輸贏還未成定局。

之后,禁令的范圍持續擴大,小米也成為了對象。

在此之前,小米2020年的勢頭兇猛。其曾在2020年下半年,手機出貨量超過蘋果,保持全球第三的位置,根據IDC的數據,小米2020年全年出貨量同比逆勢上漲了17.6%,成為增速最快的手機廠商。

2020年1月中旬,美政府繼續擴大對中國科技企業的限制,將小米、中國商飛等九家企業列入“中共軍工企業”(下稱CCMC)名單。

正如華為、TikTok所做過的,小米也拿起了法律的武器。2021年1月31日,小米被曝出正在向美國政府發起訴訟,抗議其被納入“CCMC”名單。

在此之前,小米在美國哥倫比亞特區地區法院提起訴訟,將美國國防部及國防部長勞埃德·J·奧斯汀三世、美國財政部及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告上法庭。

小米的主要訴求為:要求法院判決認定,小米納入CCMC非法且違憲;要求法院下達撤銷小米為CCMC的命令,初步和永久禁止被告實施或執行該指定。

起訴書稱,小米是一家被廣泛持有、公開交易且獨立管理的公司,專門提供民用和商用的消費電子產品。公司75%以上的投票權由聯合創始人雷軍和林斌持有,中國政府或軍隊、國防工業基地所屬單位均無權對公司的管理或事務施加控制。

“美國國防部將公司指定為‘CCMC’沒有任何依據,且沒有提供合理的解釋,以及沒有給小米解釋的機會,這是違反相關程序和法律的,應當予以禁止。”

在復雜而嚴峻的局面中,華為、TikTok和小米都并未解除險境,前方也還有許多懸而未決的判決和壓力,法律的武器、自救的行動是否能幫助它們突圍?

“被選中”的小米

今年1月中旬,特朗普下臺的最后一周,美政府繼續擴大對中國科技企業的限制,其中,將小米、中國商飛等九家企業列入CCMC名單。

CCMC名單由美國國防部在2020年6月創建,該名單基于的法律是美國國家國防權利法案(NDAA)的第1237條。

此前已有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中國交建、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有限公司等數十家中國企業被列入這一名單,而根據特朗普總統令稱,這批企業是在利用美國資產,直接支持中國的軍事、情報和安全機構的發展。

之后,小米公告回應,公司的服務和產品均用于民用和商用,并非中國軍方擁有、控制或關聯方。

列入“CCMC”意味著,美國人被禁止交易企業發行的證券,包括企業任何公開交易的證券、企業衍生證券以及為這些證券提供投資敞口的證券。

禁令給出了具體期限:從12月4日開始的60天后,也就是2月4日之后,美國投資者不可以買入小米證券。在2021年11月11日前,美國投資者需出售所持“黑名單”公司的股份。

面對危機,小米反應迅速,一個月內便發起了訴訟。小米的起訴書稱,美國國防部將公司指定為“CCMC”沒有任何依據,且沒有提供合理的解釋,以及沒有給小米解釋的機會,這是違反相關程序和法律的,應當予以禁止。

這樣的場景并不陌生。從2019年到2020年,從華為到TikTok,來自美國政府的封禁,如一朵遲遲不消散的烏云,這兩個曾在不同領域創造歷史的企業,因此受到重創。

小米起訴美國,正式打響了訴訟戰。這可以參照華為和TikTok的遭遇,他們也曾折戟美國禁令、深陷危機,而后發起訴訟。

最早是華為,其首次挑戰美國政府禁令在2019年3月。針對美國《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中限制美國政府機構從華為購買設備和服務的條款,華為在美國德克薩斯州東區地區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定這一條款違憲。

這一案件,拉開了華為與美國政府訴訟戰的序幕。在此之后,華為多次以不同事由發起訴訟。

華為線下零售店,圖源華為官網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0月30日,也是最近一次華為公司在美國提出訴訟,內容是控告美國政府16個部門故意拖延公開多份涉及孟晚舟被捕案的文件。

這是孟晚舟引渡案的后續,2018年12月,加拿大應美國當局要求,逮捕了華為公司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直到目前孟晚舟案件的審理還在進行。

而華為此次起訴,提到許多程序不正當的案件細節,比如讓加拿大邊境服務局官員在沒有律師的情況下用特權對孟進行了三個小時的訊問。之后,被起訴的美國政府部門沒有給予任何回應。

華為之后,TikTok也走上美國法庭。2020年8月,在向法院提供的起訴書中,TikTok以行政令違反正當程序、濫用《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案》(IEEPA)等7項理由將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美國政府告上法庭。

直到目前,華為、TikTok與美國政府的博弈還在進行,訴訟戰曠日持久,尚無結束的跡象,而如今小米也不得不加入隊列。

從華為、TikTok到小米,勝訴幾率如何?

訴訟讓美國禁令撕開一道口子,但撥云見日的日子并不一定隨之到來。

華為對美國政府的反抗十分曲折,訴訟案尤其可以體現:華為的第一宗訴訟案,為推翻“限制美國政府機構從華為購買設備和服務”的相關條款,訴訟歷時近12個月,最終以華為起訴失敗告終:2020年2月,法院對華為的訴求未予支持,允許美國政府按原計劃不再采購指定的華為產品和服務。

華為與美國政府也曾達成和解,這是第二宗訴訟案:2019年6月,華為起訴美國商務部及其下屬的工業安全局和出口執法辦公室,指控其以出口檢查名義,扣押一批華為電信設備,使這批貨物滯留美國。這次訴訟的結局是:美國政府決定退回設備,華為撤訴。

但目前為止,關乎華為是否被列入“國家安全威脅清單”的訴訟案,從一年前開始,直到目前還未結束。

2019年11月22日,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下稱FCC),以保護國家安全為由,禁止美國企業使用聯邦補貼,來購買華為、中興的設備或服務。

之后華為向位于新奧爾良的美國聯邦第五巡回上訴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法院認定,FCC有關決定違反了美國憲法和《行政訴訟法》。但直到2020年6月底,華為仍然被FCC列入“國家安全威脅清單”。

美國新總統的當選,曾讓業界期待新一屆政府會在政策上發生變化。

2021年1月26日,拜登提名的商務部長人選吉娜·雷蒙多曾在參議院確認聽證會上提到,要利用商務部的權力,保護美國的電信網絡“不受中國公司的影響”,期間,雷蒙多甚至點名華為與中興兩家企業。

盡管雷蒙多的態度傾向明確,但部分美國半導體制造公司抗議政府單邊政策已久,他們也給拜登政府帶來壓力。據《紐約時報》報道,共和黨議員克魯茲在聽證會上說:“華盛頓有傳言稱,拜登政府正在考慮對中國放寬限制,把一些公司從實體名單上刪除。”

目前還很難確定,華為是否將繼續留在前美國政府時期制定的黑名單上。

美國白宮

命運未卜的還有TikTok。

如今,TikTok在美業務出售交易的最后限期已過。不過截止目前,出售交易尚未完成,美國方面也并未對TikTok采取強制動作。

特朗普曾以國家安全問題為名,將TikTok逼到絕路。其命令分為兩個步驟:要求2020年9月27日起禁止TikTok在美國境內的下載和更新;11月12日起禁止美國互聯網運營商為TikTok提供服務。

之后TikTok向華盛頓特區聯邦法院提起訴訟,并收到久違的好消息——2020年11月12日,美國商務部表示,暫不執行禁止互聯網運營商向TikTok提供服務的禁令。

總體而言,面對美國政府的多次制裁,TikTok通過TikTok公司、員工和創作者三方在不同起訴時間提起訴訟。駐美媒體人王冰汝曾總結,TikTok的訴訟策略是:短時間內在多個地區法院提起訴;多個原告采用不同訴訟角度;采取不同的訴訟時間表。

這導致最終TikTok取得了多次勝訴:

2020年9月14日,特朗普政府向加利福尼亞北區聯邦地區法院提交備案,稱該行政令將不會影響TikTok員工工作的合法性,也不會影響雇員和供應商從TikTok獲得薪水及福利待遇。

9月27日,美國哥倫比亞地區法院聯邦法官尼科爾斯(Carl Nichols)發布了初步禁令,叫停美國商務部9月27日起禁止在美國境內應用商店下載TikTok;

10月30日,賓夕法尼亞州地區法院發布的初步禁制令則意味著,特朗普政府8月6日行政令已經被全部暫停。

圖源Tik Tok官網

但拜登的上臺也帶來了不確定性。據路透社報道,如果雷蒙多提名獲得確認,其據信將繼續推動禁止美國應用程序商店提供中國的TikTok或微信軟件。

另外,目前TikTok是否剝離字節跳動的訴訟案也還在進行中,尚未有結論。

小米在華為之后遭遇禁令,有了一定程度的參照,但小米被列入的“CCMC”名單,與華為遭遇的實體清單限制內容不同。

納入“CCMC”不限制小米購買美國技術和芯片等產品,影響更體現在融資層面。而納入實體清單,意味著企業向外國實體出口、再出口、在國內轉讓任何受《出口管制條例》管制的產品等都會被美國相關部分限制。

這意味著其遭遇的是一種不同于以往華為的難題。

禁令之下如何自救

訴訟官司之外,它們的自救運動也密切展開。

被禁之后,失去美國市場的TikTok,轉戰歐洲、東南亞,尋找新的流量池。

2020年8月,字節跳動提到,考慮在美國之外的主要市場,重新設立TikTok總部。據路透社報道,其總部可能遷往倫敦。

之后,TikTok重點挖掘歐洲市場,一邊在愛爾蘭組建了歐洲數據隱私團隊,都柏林建立了歐洲、中東和非洲區域(EMEA)的信任與安全中心。另一邊又提供扶持資金,吸引歐洲的內容創作者。

3月11日,據騰訊科技報道,Tik Tok的歐洲員工人數在短短六個月內增加了近一倍,規模已經達到了3000多人。

歐洲之外,TikTok還將目光轉向東南亞,在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柬埔寨等地招兵買馬、擴張團隊。

與此同時,TikTok繼續登上全球榜單。據Sensor Tower平臺數據,截至2021年2月,全球總收入排名前十的娛樂應用中,抖音及TikTok以 1.1億美元蟬聯全球移動應用(非游戲)收入榜冠軍。

圖源Sensor Tower

TikTok海外征途繼續,華為卻不得不轉戰國內市場。

2020年開始,華為相繼推出鴻蒙操作系統、自研芯片面對斷供,也通過投資半導體產業鏈提升芯片生產能力。

2020年11月,華為出售榮耀,緩解芯片壓力。手機業務暫時無解的情況下,華為云與計算業務站上前臺,任正非曾表示,華為云是未來華為發展的一個重要業務,“應該抓住全球云服務這個重要的機遇。”

此前可能被禁的消息,對小米的影響也不小。

首先,小米港股股價受到了影響。在此之前,小米曾于2020年12月23日站上千億美元市值。被列入名單后,1月15日,小米港股早盤曾跌超9%,收于每股29.5港元。

之后的兩個月,小米股價持續下跌。曾一度從年初的35港元/股的高點,下降至22.75港元/股,大跌31.48%。為了緩解股價下跌的壓力,小米曾發布百億回購計劃。

小米在訴稱書中稱,美國人被迫在短時間內拋售小米股票,會導致公司市值大幅下降,對公司在全球籌集股本和債務資本能力產生負面影響。

令人擔心的是,小米聯合創始人兼副董事長林斌為美國人士,其持有24億股公司股票,占比達9.5%,為公司第二大股東。公司前十大股東中,有三家美國投資機構,分別為貝萊德、領航投資、道富銀行,三家機構總持股量為16.23億股,占比為6.5%。這四家美國投資者持有股票市值達1177億港元。

這意味著,美國股東在小米集團中占比達到15%,這很可能引起投資者的警惕。

直到近日在“回購+暫停禁令”的雙重保險下,小米股價才連續上漲,截至3月16日收盤,小米股價漲8.1%達到26.3港元。

圖源小米官微

目前小米集團在美國場外市場交易,并未在美國上市。與小米列入同樣名單的中芯國際,曾被美國OTCQX市場(美國場外證券的金融市場)摘牌,不過之后又馬上將其場外交易恢復。

國內三大運營商的情況則不同,紐交所正在繼續摘牌程序,美國財政部指令明確表示,1月11日之后,美國人士不能涉及國內三大運營商的美國存托憑證(ADR)交易。

小米的場外交易有被停止的可能,這讓市場感到不安。小米被列入名單后,1月14日收盤,小米的兩只證券產品XIACF.OTCPK和XIACY.OTCPK的價格分別下跌9%和7%,其當天的交易額分別為701萬美元和3497萬美元。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列入“CCMC”的影響不會持續。據證券時報,華興證券(香港)首席經濟學家龐溟表示,“我認為影響是暫時的,不具有長期性。”

他提到,首先小米是港股公司,并且已經進入了港股通名單,有南向資金作為補充彈藥。如果小米價值持續釋放,相信會被更多內資買入。在美國政府局勢還不明朗的情況下,外資和個人投資者將會更趨謹慎。

根據彭博最新的股權持有人情況統計,小米集團的美國投資者占比較低。隨著國內投資者逐步加大港股投資力度,小米又是港股優質企業,有望繼續吸引國內資金。

小米和華為同樣是手機制造商,但小米的供應鏈暫時并不受影響。

據財經網,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分析師表示,小米股價短期會承壓,但從中長期來看,只要芯片供應不出問題,手機業務正常運作,小米便可以維持基本盤的運營。

天風證券曾提到,小米被納入CCMC時,美國政府即將換屆,新一任總統拜登于1月20日宣誓就職,結合拜登政府的政策風格,加上小米的經營領域,認為后續斡旋積極可期。

如今,小米起訴美國政府迎來了初步勝利,法院也發出初步禁制令,防止小米遭受損失。而美國地方法院法官還表示,小米很有可能贏得全面撤銷禁令。

未來,小米很有可能擺脫美國禁令,徹底迎來光明,但目前為止還需靜觀其變。

2019年跨年夜,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曾在跨年致辭中提到,“2020年是華為艱難的一年。”

當時無人得知,這種艱難和困頓會持續到2021年,而多家中國企業會深陷其中。

2021年,從華為、TIkTok到小米,它們還要繼續陷入來自美國禁令的壓力,等待著它們的,依然是博弈與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