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空頭香櫞為何“轉性”唱多?美國年輕人也正跑步進入股市
2021-03-17 16:43 香櫞機構 美國股市

2大空頭香櫞為何“轉性”唱多?美國年輕人也正跑步進入股市

作者|王凡   來源|棱鏡(ID:lengjing_qqfinance)

2021年3月16日,一則認為“中國在線音頻第一股”荔枝(LIZI)被低估的推文,讓華爾街知名大空頭香櫞,重回公眾視野。其創始人安德魯·萊特(Andrew Left)曾經在“散戶抱團股”游戲驛站暴漲時稱多頭為“傻子”,受到散戶攻擊,后宣布退出做空研究。

在推文中,香櫞表示,“作為中國領先的音頻流媒體平臺,荔枝現估值僅有4億美元。目前荔枝EV(企業價值)為銷售額的1.4倍,相比之下,同行雅樂科技(YALA)為17.2倍,它(荔枝)有機會從中國科技巨頭反壟斷的趨勢中獲益。同時,荔枝的價值為每MAU(月活躍用戶)值 7美元,而YALA的MAU值221美元。”

推文發布后,在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的荔枝股價短線拉升,向上熔斷,當日收漲29.5%,市值增至6.31億美元。雅樂科技的股價當日也收漲15.29%。

曾經對戰奇虎、恒大的知名大空頭何以轉為中概股啦啦隊?那些被香櫞力挺過的公司后來如何了?

曾做多加州家具公司,

獲巴菲特接盤

和暴露安然丑聞的上一代大空頭查諾斯(James Chanos)相比,安德魯是第一批借助博客“帶節奏”,而不需要由主流媒體擔任“信息中間商”的“民意代表”。他總能洞悉市場情緒的變化,提高成功率。他曾借力“仇視高藥價”的輿論,讓加拿大制藥公司凡利亞藥品國際(Valeant)市值蒸發200億美元,也曾借助中美信息差,將靶心瞄準奇虎、恒大等中國上市公司。

但在做空個股中積累名聲的“大空頭”安德魯并非只專注于做空策略。

2020年初寫給投資人的信中顯示,他旗下的對沖基金香櫞資本在2019年除了做空外,還做多多支股票,包括仿制藥公司博士康、家具品牌RH和社交應用Snap。

以加州家具公司RH為例,香櫞研究在2019年1月24日發布推文,公開力挺RH,稱其為“零售業最吸引人的故事”,并給出250美元的目標股價。當時,RH的個股長期在130美元附近徘徊,幾乎是目標股價的一半。

這家總部位于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家具公司通過零售門店、手冊或網站出售各類家具產品。公司聚焦高端市場開設大型奢侈品店,運營業績穩步增長。但受高端房地產市場整體下滑拖累,公司仍成為諸多做空者針對的目標。做空者同時認為,RH在電商的夾擊下,跟不上時代。

大空頭香櫞為何“轉性”唱多?美國年輕人也正跑步進入股市|棱鏡

香櫞研究在2019年1月24日發布推文,公開力挺RH,稱其為“零售業最吸引人的故事”,并給出250美元的目標股價。

大空頭香櫞為何“轉性”唱多?美國年輕人也正跑步進入股市|棱鏡

巴菲特建倉RH的消息傳出后,個股股價上揚,在2020年2月突破250美元,現如今漲至475美元附近。

大空頭香櫞卻力挺RH的商業模式。香櫞在做多報告中指出,隨著實體零售租戶的減少,RH已經成為一些知名地段唯一大租客。一些案例甚至顯示,RH可以以前租客50%的價格拿下地段,并通過類似蘋果實體店的運營方式,成為一個無縫集成的企業生態系統。2020年年信中,香櫞把RH類比為“珠寶屆的蒂凡尼”,認為就像LVMH收購蒂凡尼一樣,雖然后者增長不高,競爭激烈,幾乎被千禧一代拋棄,但奢侈品品牌本身具有溢價。“況且還有待開發的國際市場。”香櫞預計,如果按照LVMH買蒂凡尼的估值給RH定價,后者的目標股價為350美元。

但無論是香櫞的第一份做多報告或是年信中對目標股價的提高,對個股并未產生明顯提振。直到巴菲特建倉RH的消息傳出后,個股股價上揚。2019年11月15日,巴菲特執掌的伯克希爾·哈撒韋的持倉報告顯示,已經在第三季度買入121萬RH股票,大約占這家高端家具品牌6.5%股份。個股在2020年2月突破250美元,現如今漲至475美元附近,超過香櫞給出的目標價格。香櫞資本并未透露建倉RH的時間點,和倉位規模。

2020年美國疫情期間,安德魯還曾公開做多亞馬遜。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從2020年3月底開始對亞馬遜股票建立“超大規模的多頭頭寸”,“邏輯很簡單。如果我們繼續呆在家里,亞馬遜將是一個巨大的贏家。如果一切恢復正常,亞馬遜仍將是一個大贏家”。2020年社交隔離限制刺激電商銷情增加,亞馬遜成為美股中的領漲龍頭之一。根據年信,2020年全年的香櫞資本總收益為202%,凈回報率155%。

“拉高出貨割韭菜”?

曾為瑞幸搖旗助威

但香櫞的做多策略并不總能押對,有時也伴隨著“拉高出貨割韭菜”的爭議。

今年2月9日,香櫞研究曾公開唱多空頭支票SPAC公司NPA,稱該公司“集合了市場上最令人矚目的太空/5G/ESG等元素。既然所有的SPACs都有投機性,為什么不選擇市場潛力可達到1萬億美元的賽道故事呢?”。香櫞還給NPA打出了目標股價50美元,稱將發布具體的做多報告。

推文公布后,NPA股價當天跳漲20%,最高觸及22.5美元,但在一個月之后,股價暴跌至推文發布前的12美元附近,再無起色。香櫞研究也再未在推文中發布過NPA的做多報告,導致在香櫞研究力挺荔枝之后,仍有用戶在留言催促,“說好的NPA報告呢?”

大空頭香櫞為何“轉性”唱多?美國年輕人也正跑步進入股市|棱鏡

對中國投資人來說,更熟悉的爭議案例,是香櫞曾經在瑞幸咖啡財務造假暴露前夜,力挺瑞幸。

2020年1月31日,另一家做空機構渾水(Muddy Waters Research)發布匿名報告,質疑剛上市一年多的瑞幸涉嫌財務造假。報告中,通過11260小時的商店視頻,質疑瑞幸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每日每店的出售貨品數分別虛高69%和88%。這份報告雖然當時成為市場“啞炮”,但成為引爆瑞幸高管自曝造假,并導致公司退市的關鍵。

但在渾水剛發布報告的當天,香櫞研究卻表態為瑞幸多頭,在社交媒體上和渾水隔空叫板。香櫞稱,瑞幸咖啡在中國“生意火熱”,匿名報告中所述內容并不準確。香櫞補充稱,通過APP下載、其他數據以及“和競爭對手的交談”可以確認瑞幸的財務狀況。

做多策略背后的“年輕散戶進場”

當超寬松貨幣政策增加空頭風險,大量散戶在零傭金交易的便利下,轉頭獵殺原本的獵人之際,香櫞“變臉”,暫時平息多方的怒火,也是以退為進的順勢而為。

“做空者的風險回報,在這個時間段是不劃算的。”安德魯在游戲驛站一役中敗于散戶抱團后,曾對媒體表示,現在的年輕人沒有陷入過那種令人擔憂的、被邊緣化的消極情緒:“他們就是希望登陸Robinhood買股票,最好股價漲到月球上去。他們的研究范圍也就僅限于通過表情符號表達的Reddit帖子,并禁止任何人出售股票。”

“年輕人想購買股票,是時代精神。他們不想做空股票,所以,我將幫助他們購買股票。” 2021年1月29日,安德魯公開表示,停止做空研究,將專注于做多機會。

數據顯示,在游戲驛站經歷暴漲暴跌后,美國散戶資金仍在進入市場,給做多策略提供土壤。

高盛首席美股策略師David Kostin在研報中預測,美國家庭現金充裕,未來會繼續推動散戶交易熱潮。該研報顯示,美國家庭已積累了超過1.5萬億美元的過度儲蓄,到2021年年中,這一數字可能會升至2.4萬億美元。

隨著美國1.9萬億美元救濟計劃即將落地,符合條件的美國人還將一次性獲得現金支票1400美元。根據德意志銀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受訪者計劃將任何刺激措施中的37%投入股票。如果調查結果準確,意味著未來可能有1700億美元資金流入美股。

在手中彈藥增加的同時,互聯網券商的便捷性,也給散戶進入股市降低門檻。曾經因為禁止散戶買入游戲驛站而受到斥責的零傭金互聯網券商Robinhood 在丑聞后的下載量不降反漲,2月的下載量超過210萬次,同比增長55%。美國年輕人似乎并沒有被暴漲暴跌的風險嚇退,而是準備摩拳擦掌,為信仰充值。

但逐利而生的資金變臉,也可能在一瞬間。2016年,香櫞第一次唱多RH的時候,個股股價為30美元,但一年之后,雖然股價上漲150%,但安德魯表示對新資本結構不滿,不想再持有,“也要知道什么時候賣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