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你在北京混,你早晚是個天津人
2021-03-16 16:52 天津落戶

2別看你在北京混,你早晚是個天津人

作者|吉蘭蘭   來源|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

網紅張雪峰老師離開北京了,據傳是因為孩子的教育問題。這樣一位教育行業的絕對頂流,被傳是 “因為沒有北京戶口孩子無法參加高考”這樣的理由而選擇離開,無論真假都令人唏噓。數據顯示,2020年,只有6032名幸運兒通過積分落戶獲得北京戶口,從此擺脫自嘲的“北漂”標簽。而根據粗略推算,在北京大概每3個常住人口中,就有1人沒有京籍,這也就意味著,這座城市中有相當一部分人因沒有北京戶口無法參加高考。不能高考,對于當代家長和學生來說絕對是打擊巨大。那么,這些沒有京籍的“漂二代”都去哪兒高考了?

01北京700多萬常住外來人口, 孩子們都去哪兒高考了?

根據北京市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數據,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2153.6萬人,常住外來人口745.6萬人,也就是說,戶籍人口僅占65%,如果進一步粗略推算,大概每3個常住人口中,就有1人沒有北京戶籍。現行政策規定,非京籍人員子女不能在京參加高考,只能參加高等職業學校招生考試。而想要通過積分落戶獲得北京戶口,難度不小,2019年共106403名申請人申報積分落戶,但全市只有6007人突破層層關卡取得落戶資格,考慮城市承載能力和人口調控目標的要求,2020年也只有6032人通過。

根據北京市現行積分落戶政策計算,假設小明為一名普通本科畢業生,合法租賃住所或單位宿舍,那么他將獲得20分的年齡指標積分和15分的教育背景指標積分,在連續繳納7年社保并獲得居住證后可以申請積分落戶,但想要成為每年那六千分之一談何容易。理想條件下,即使不考慮其他現實因素,一名普通本科畢業生想要在北京落戶至少也需要20年以上的時間,而北京近三年積分落戶分數線一直為增長狀態。

所以對沒有戶籍的北京家長來說,最主流的選擇無非以下:一是讓子女留在北京上學,回戶籍地參加高考,但這涉及到了考綱不同、教學內容差異等現實問題;二是早早安排子女出國讀書,不必再擠占稀缺教育資源,不過也只是少部分高凈值家庭的出路;除此之外,去更具“高考優勢”的省份買房落戶成了不少中產階級家庭的性價比之選,其中,天津成了這類北京家長的首選。

注:圖源自張雪峰微博評論區

02“花200萬去天津買房”

天津發布“海河英才”行動計劃后,央視網新聞記者在線下申請處問了32個去天津落戶的人,發現其中四分之三來自北京。與北京形成強烈反差的是,隔壁天津政府為了吸引人才多次發布較為寬松的落戶政策。1994年,天津市政府辦公廳轉發的《天津市藍印戶口管理暫行規定》,在此階段,只要通過在天津買房、投資等途徑就可以落戶,有數據指出,此階段有將近30多萬人通過藍印戶口落戶天津。2014年,天津廢除“藍印戶口”政策,改為積分落戶,此階段政策有收緊趨勢。但緊接著的2018年5月,天津發布“海河英才”計劃,落戶幾乎“零門檻”。在新政出臺后的幾天,由于遞交的落戶申請之多服務器一度宕機,天津不得不又發布了4次補丁政策。

即使不談落戶難度,天津一直以來也是著名的“高考天堂”。一方面,天津作為直轄市自身擁有優質的教育資源,另外,根據我國現行分省定額的招生錄取制度,高考報名人數本不多的天津顯然是優勢天成。根據天津新東方學校的計算,2019年天津市高考錄取率79%,排名第一,近幾年天津一本錄取率也一直保持在30%左右。在家長動輒為子女花費數萬元報班補習的當下,只此一條便擊中了萬千家長的心,雖然買房落戶不是小事,但為了孩子的前程和未來,家長也不得不咬牙前進。

注:數據整理自互聯網,可能略有誤差

03“高考天堂”背后的暗流涌動

在天津,河西區、河北區、南開區是家長們落戶選擇的大熱門選手,原因當然是這三區所對應的優質教育資源。黑板洞察采訪了一位已成功落戶天津的“北漂”Lily,Lily老家河南,與丈夫在北京擁有穩定的工作、住房,短期沒有回老家的打算,但小孩轉眼到了上小學的年齡,于是Lilly也把目光瞄準了天津。天津針對不同學歷、不同類型人才設置了學歷型、技能型、資格型等落戶通道,專科學歷的Lily恰好在上學期間考了一些技能證書,再加上有朋友在天津開公司解決社保問題,一番操作后成功落戶河北區的集體戶口。接下來只要購買學區房,將集體戶口轉為個人戶口,子女便可在天津就讀。

Lily還告訴我們:“天津城六區教學資源比較好,其中河西、南開和河東這三個區很熱門,南開區有的房子可能三四十平就二三百萬,算下來差不多七八萬一平了。我們研究攻略后覺得要么是小學四年級轉過去,要么是初中轉過去,還有就是高三轉過去。高三轉過去,因為沒有學籍,只能以社會類考生身份參加考試,我們考慮到時候再找培訓機構按照當地的考試大綱復習。”在交流群里,沒落戶的盼著落戶,已經落戶的想盡快買房,即使已經轉為個人戶口的也想著怎么才能挪去教育資源更優質的區,群里每一刻都風起云涌。

如此熱度下,自然催生了“天津落戶”產業鏈。在搜索網站搜索“天津”,關聯關鍵詞幾乎都是“落戶”、“高考”等,如果點擊“天津落戶”,那么前幾個頁面幾乎都被各種落戶中介刷屏。由于落戶客戶常有購置房產、獲取技能證書的需求,中介也會與房產公司甚至教育機構合作。根據“海河英才”計劃,落戶有嚴格的年齡限制,例如學歷型人才落戶本科生不能超過40周歲,研究生不能超過45周歲,但在天津落戶交流群里,當群友提出自己年齡已超標時,中介仍表示“能辦”,至于是謊言還是另有手段我們不得而知。

大大小小的中介公司之外,產業鏈中還有不少“個體中介”,一部分人由于自己曾有落戶需求,在了解政策和學習攻略的過程中看到了商機,所以后期不少“先行者”會選擇在各個平臺發貼撰文吸引粉絲進群,發展成初具規模的私域流量運營,也有一些個人通過與房產公司合作,推薦看房獲取中介利潤。

結語

買房落戶需要消耗大量金錢與精力,且任何一個環節出錯都可能導致申請被拒,政策又時刻處在動態變化之中,群里的每一位家長都經歷著焦慮、忐忑。有傳言稱,30萬人落戶后,天津將關閉“海河英才”計劃,而網傳數據目前通過該計劃落戶的人數已達30萬,雖然傳言真假無從考證,但無疑又加劇了家長到天津買房落戶的緊迫感。但是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天津高考報名人數已經反超北京,達到5.6萬,“高考天堂”的優勢還能持續多久,沒有人清楚。對于向著天津奔赴而來的“北漂”而言,“高考移民”確是無奈之舉,畢竟城市承載能力和教育資源有限,家長們也只能選擇曲線救國。而對天津而言,不知是否實現了其人才引進的意愿。

參考資料:

1.北京2019年積分落戶6007人入圍 最低分值93.58分,人民日報,2019年